给AD资源是否正确

我发现 所有的队伍 无论AD有多菜 后期资源都是给AD安全的资源 都是AD在拿所有的队伍上中的资源 基本都是靠对线期的优势以及单带所取得的,无一例外而且事实上 中上都是单线,注定对线期所能取得的经验是比AD多的,中路英雄推线速度是比AD快的。在己方打野强势的情况下 还可以吃对面或者己方的F6.而且中路线短 相对来说可以看准一波快速清线游走所以我们会经常看到,北美欧洲那些中单 正常情况下补刀前期都是比AD多的。到了后期 由于中单英雄大都有保命技能 可以相对安全的去单带所以 无论你rank还是五黑,只会赖线的中单,注定就是个铁憨憨以前没有镀层。这个方法是可以的。打野主要帮下路。ADC发育更快。洗澡🐶还是有那么一点凯瑞能力的。上单只要发育不差太远就行。因为那个时候上单发育的也慢。就算你杀了人。你也拆不了塔。经济无非就是个人头钱。。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啊。你上单本来个人能力就差。又没有打野照顾。还选一个抗压英雄,人家吃塔皮吃的高兴。。然后你下路只要人家🐶住。。你三个人也不可能去越塔。你要是叫中路。别人上路中路赶过来。你就是爆炸。所以这个镀层加速了上中野的成型速度。导致你adc发育再好。你也是个脆皮。上中野要你死。你除非天秀。不然就是死。不给AD给谁,按你的想法那不要AD好了战士版本玩多了就开始了?因为你要拖后期,就一定资源给ad,中上是打前中期的,后期大团还是得靠ad现在已经不是香炉版本了 香炉版本我还能理解不是必须给,而是其他人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拿,而你那AD一个人去干这些其他的方式,那么他就是在送我矫枉过正不可取,重视上单和不把ad当人不是一回事,借用狗黑的理论,洗澡🐶的上单天天抗压所以废了,那让ad天天抗压,jkl迟早也要成西皇,S7的ig又不是很强最好的是帮中单,其次上单,目前版本不适合保adc后期可以给,前期必须中上,rng是从头到尾给下路倾斜资源强势上单你不管他发育起来就别玩了,等级高你AD两级 装备爆炸,团战一个顶几个怎么玩?你AD能有多少操作空间?最大的问题是传送不能取消了。rng在洗澡狗来后一直以来都是支援下路打法,以前基本每场比赛都有上路或者中路传送恐吓对面撤退。现在。。。。你传送了不能取消了,下来就崩一路首先,资源给ad没错,AD有接管团战能力,但我没说一定,或者每个人都可以,uzi就算了吧。其次如rng这样,在对线期打野住下路,这个住字很要命,也就意味着对面完全开着透视挂看着你打野,对面打野可以随意gank,自己中上怎么能不怂。最后你

查看原文 >>

福原爱二胎产子,产后多久再怀孕较好?

清明小长假一过,娱乐圈中就迎来了两个好消息。

赵又廷高圆圆这对恩爱夫妻终于有了爱情的结晶,成功晋级准爸妈,高圆圆和赵又廷的颜终于后继有人了;

江宏杰宣布福原爱于4月3日下午顺利产下一子,一儿一女,凑成一个“好”字,从此一家三口变成了一家四口。

2017年10月福原爱顺产生下了女儿爱拉酱,仅仅过了8个月就宣布怀上二胎,实现了三年抱俩。

在很多人看来,三年抱俩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高效率地完成了生二胎不说,两个娃也能一起相伴着长大,挺好的。

但其实三年抱俩这种生育速度,对妈妈的身体伤害是非常大的。怀孕生子对于身体来说,就相当于是一次“大地震”,需要时间来休养生息。

产后多久怀二胎合适?

那么问题来了,第一胎和第二胎之间相隔多久最好?

顺产

头胎是顺产的话,无论从妈妈的身体角度还是宝宝的成长角度来说,1年以后再要二胎最好。

顺产虽然身体恢复比较快,但经历过一次生育后,妈妈的生殖系统和身体素质都有了较大的改变,需要时间慢慢养护才能恢复到较好的状态。

另外,产后第一年是照顾宝宝最累最辛苦的一年,这个期间如果再次怀孕,对妈妈的身体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试想一下,怀里抱着一个,肚子里面揣着一个,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剖腹产

如果头胎是剖腹产的话,建议3年以后再生二胎。剖腹产对子宫的伤害比顺产要大很多,手术给子宫留下的伤口需要时间愈合,而这个时间大概是3年。

如果时间间隔太短,子宫恢复得不好,不仅不利于宝宝的发育,更有子宫破裂的危险,危及母婴的生命安全。

因此,强烈建议剖腹产的妈妈在备孕二胎的时,一定要做好产前检查,看看身体是否已经具备了怀二胎的条件。

其实,根据专家的建议,第一胎和第二胎之间最好的年龄差是4-5岁。此时,大宝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独立自理能力,且大部分时间在幼儿园,父母能拥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照顾二宝。

另外,大宝也更容易在父母的有意识地引导下,和二宝建立亲密的联系。

所以,无论是从身体角度考虑还是从孩子角度考虑,三年抱俩都显得太过于着急。

产后避孕要重视

不过,很多人三年抱俩都是因为生完一胎没注意避孕,意外就怀孕了,昆凌、蒋丽莎、福原爱都是如此。

Mommy觉得很有必要在这里再科普一下产后避孕的知识点:

哺乳期不避孕也会怀孕!哺乳期不避孕也会怀孕!哺乳期不避孕也会怀孕!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很多妈妈以为哺乳期不会排卵,就大意了,结果就中招了。

哺乳期虽然卵巢功能会受到一定的抑制,不太容易怀孕,但并不代表不会怀孕,所以产后同房一定要注意避孕。

产后最好的避孕方式是使用避孕套,除此之外还有放置节育环、口服避孕药等方式可供选择。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母乳喂养的妈妈哺乳期不宜服用避孕药避孕。

(图片来自网络,请作者与本号联系,以奉稿酬)

扫我,育儿so easy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美团:请珍惜你的代理商

近日,一张题为《告美团客户及合作商家通告书》的图片在网络上广为传播,根据图片中的信息显示,云南省红河州蒙自市的原美团外卖配送团队将不再进行美团订单的配送,同时呼吁广大客户从饿了么下单。

至于告别美团转投饿了么的原因,该配送团队表示是因为“美团高压政策,强行要求高额补贴,并多次降低骑手工资”。

在通知书的结尾,还附上了一句“美团无情,饿了么更贴心”的刺眼口号。

对于美团外卖来说,这已经不是第一起地方代理商“揭竿而起”的事件了,近两年来,全国各地都时有地方代理商与美团外卖产生冲突的情况发生。

2018年5月,湖北常德市澧县的美团外卖代理商公司向当地县政府上访,称美团外卖暗箱操作在澧县更换代理商,并以不能顺利交接为由,将原公司押金和员工工资110万予以扣押。

该代理商称,自己当时为了开拓澧县的市场总计投入了约300万元,其中包括市场经营费、摩托车采购、门面租赁等费用,但是新公司却要以30万的低价折旧收购,让其难以接受。

同时代理商还表示,因为公司的押金和员工工资遭到美团方面的扣押,公司无法正常发放员工工资,已经引起了员工罢工事件。

而早在2016年,就有多家媒体关注过美团外卖城市代理商的生存难题:“开拓市场的风险、成本,全都在代理商身上,要自己建团队、招骑手,美团还不停用KPI考核逼着你烧钱。”

如今两三年过去,似乎美团外卖的代理商团队们和总部之间的关系依然不算融洽。

除了在利益分配上的矛盾之外,这些地区代理商们还时不时要承担为美团总部“挡刀”的风险。

2017年,美团外卖的“清真门”闹得沸沸扬扬,由于将清真食物与普通食物分装在不同的外卖盒引发舆论声讨,最终美团官方给出的解释为:“代理商私自制作非官方配送箱和扇子”,将这种敏感的事件矛盾与自身撇得干干净净。

而从去年开始,由于外卖市场的竞争加剧,美团外卖开始推行“二选一”的商家加盟策略,一度引发央视关注,而被拉出来平息舆论压力的,也多是地方的代理商公司。

2019年3月,四川省通江县市场监管局对美团外卖在该地区的代理商做出了罚款25万的处罚,原因就是因为其强行逼迫商家签署独家协议。

面对这样《行政处罚决定书》这样的“铁证”,美团外卖居然也还有自我洗白的神操作,次日就通过媒体发布声明,称这一消息系谣言,美团并未在通江县受到不正当竞争相关处罚。

美团方面给出的理由是,在获悉通江该合作商的不当行为之后,美团已第一时间对其进行严厉制止和警告,并已终止与该合作商的合作关系。

言下之意,便是指这位代理商自己存在不正当行为,美团外卖并未参与其中。

那么问题来了,该代理商要求商家签署的独家协议,究竟是为谁得利呢,又是受谁指派,难道一切只是竞争对手饿了么上演的无间道?

事实上不只是四川通江县的这一起案例,仅在今年,媒体公开报道过的还有海南海口和浙江绍兴、江苏扬州的美团外卖都涉嫌不正当竞争,并且有些已经遭到了立案调查。

而由于这些地方的美团外卖同样由代理商或者分公司在代为经营,实际上美团总部都能从法律层面巧妙的避开联系。

扬州地区的市场监管局在接收到相关投诉时,就曾直截了当的表示:因为美团公司在北京,扬州仲裁委无法进行仲裁,也就无法判断美团的行为是否涉嫌垄断。

钱和自由一个也不能少,这届年轻人宁愿送外卖也不去工厂

为了不在茫茫人海中失联,请把我们设为“星标 ★”哦。

点击上方蓝字“南周知道” →进入新页面,点击右上角“…” → 点击第一栏“设为星标 ”。

外卖、快递、快车等互联网行业的兴起,给了即将面临失业的工厂小哥一个再次择业的机会,也给在工厂、餐厅局限的空间内呆腻的年轻人一个机会,“我们也要看看外面的世界”。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外卖骑手的零工生意经。

一名外卖小哥冒雪送餐。 (新华社/图)

在电视剧《大江大河》中,三叔虞山卿为了进金州化工厂忙得跑上跑下,才谋得一席。同时,有着全校第一好成绩的小辉也为能进金州化工厂而自豪。可见在曾经的七八十年代,进厂,意味着铁饭碗,厂里的一个普通职位,也是香饽饽。

等到了化工厂,小辉做了三班倒的一线工人,心生羞愧之心,三叔是白领上班族,得意洋洋。在传统的印象中,“蓝领”三班倒工人的社会地位还是照比坐办公室的“白领”差一截。

林语堂在《中国人》一书中谈到,尊重脑力劳动者,或者说尊重受过教育的阶层,是中国文明的突出特征,这种对学者的尊重,让中下阶级也产生了一种崇尚精致完美的心理。

曾经的孟子也严格区别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并毫不犹豫把前者置于后者之上,林语堂说,他相信孔子更嘉许一个与有教养的朋友在家里谈天说地的吉恩·腾尼。这就造就一个亘古的鄙视链:“白领”瞧不起“蓝领”。 

但随着经济的发展,“蓝领”和“白领”的界限逐渐模糊。在打工青年的金字塔中,实现精神(经济)和身体双自由才是王道。 

外卖小哥助力“宅经济”

外卖俨然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到了饭点,我们常常在公司楼下见到穿着蓝色、黄色衣服,座驾为电动车的外卖小哥,让人不禁好奇的是,离我们最近的外卖小哥在送外卖之前在做什么?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投身互联网行业,还是从其他行业抽身后迫不得已而跳槽?

大数据告诉我们,三分之一的骑手在送外卖之前,职业身份是产业工人。最近美团点评研究院发布《新时代 新青年: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 (以下简称“骑手报告”)》,美团骑手的31%来自去产能产业工人,16%为餐饮业从业人员,13%为个体户和小生意人。还有一部分骑手先前的职业是快递员、企业白领、保安、务农人员、退伍军人。

也就是说,互联网平台公司正在将一大波传统职业变成自由职业。 

外卖、快递、快车等互联网行业的兴起,给了原来即将面临失业的工厂小哥一个再次择业的机会,也给了在工厂、餐厅局限的空间内呆腻的年轻人一个机会,“我们也要看看外面的世界”。 

能够获得相对的自由是工厂小哥们选择外卖骑手这份职业的原因之一。美国巴布森学院客座讲师黛安娜·马尔卡希在《零工经济》一书中指出,“零工经济”(Gig Economy)指的是用时间短、灵活的工作形式,取代传统的朝九晚五工作形式。它包括咨询顾问、承接协定、兼职工作、临时工作、自由职业、个体经营、副业,以及通过自由职业平台Upwork、Freelancer.com等网站平台找到的订单式零工。

相对需要守着流水线,12小时不得停地面对一个机器、重复同样的动作,送外卖是自由的,不用上下班打卡,穿梭在城市里的外卖小哥可以见到形形色色的人,拿计件薪酬,多劳多得。根据骑手报告,收入和未来发展被骑手排在就业因素前列,42%的骑手认为,高收入比稳定重要,美团外卖自营骑手收入在7-8千,众包骑手收入多在4千以内。 

如果说在工厂里工作是两点一线,那外卖骑手可谓称得上是该地区的“片儿长”。如果你是一个迷失了方向的路痴,使用手机导航真的不如向外卖小哥问路。他们的必备技能是对城市的道路的熟悉,丰富的本地经验以及旺盛的体力。 

外卖小哥也为“宅经济”贡献了自己的力量。据《2018阿里本地生活大数据》统计,在过去的2018年,外卖小哥共帮带了251万包烟,帮画画25万次,帮扔垃圾5万次,帮打游戏820次…… 

在传统的印象中,“蓝领”三班倒工人的社会地位还是照比坐办公室的“白领”差一截。 (新华社 薛宏宇/图)

不稳定的全职工作催生“斜杠青年”

外卖骑手中的一部分目前还是在工厂里的工人,他们选择在业余时间兼职送起了外卖。为了方便照顾家庭,女性骑手采用灵活就业方式:5%女骑手是单亲妈妈,通过做骑手贴补家用。 

德勤《2018全球人力资本趋势报告》显示,50%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劳动力队伍当中存在大量合同工,23% 的受访者表示存在大量自由职业者,13% 的受访者表示有大量零工。 

“不安分”是当代青年的代名词。骑手报告显示,从外卖骑手的学历来看,高中及以上学历比例为66%,其中大学生的比例为16%。高达24%的骑手保持着学习阅读的好习惯。这就不难解释,外卖小哥雷海为获得了《中国诗词大会》的冠军,外卖小哥张方勇白天送外卖,晚上练拳击获得世界拳击组织(WBO)世界112磅职业拳王。 

全职工作并不稳定,做一名斜杠青年成了年轻人压箱底的利刃。《零工经济》一书的作者黛安娜给全职工作者的第一个建议便是“为提前退出全职工作打好基础”:互联网和数字化加剧了行业洗牌,一些公司的寿命变得越来越短,因此,很多员工不时就会陷入就业危机,于是,一些员工会在业余时间发展第二爱好,以应对失业危机,规避全职工作带来的不确定性。从在优步上当司机、在Taskrabbit上给人跑腿,到提供诸如医疗、IT、财务咨询等高级专业服务,目前美国已有40%的职场人士正在或有过从事自由职业的经历,而这个比例有望在2022年过半。

“斜杠”又或业余充电,可以给未来的自己一个多重选择的机会。社会学家罗伯特·普特南认为一个健康的关系网既有“同质性”资本,也有“异质性”资本。如果一个人长期在做一份稳定的工作,那么,他周围的人都是与他专业相似、经历相似,很多方面都高度吻合的人,那么他的关系网络里只有单一的“同质性”资本,当他所处行业遭遇重创时,因为关系网络过于单一,就会陷入非常不利的境地。而一旦他接触了另一个全新的行业,并在这一行业从事一定时间的工作,就会丰富自己的关系网络,拥有更多的“异质性”资本,一方面,自己的思维模式会打开而不是局限于某一领域,另一方面,当自己所处行业遭遇重创时,可以迅速转型到另一行业。 

但外卖骑手这份工作的自由是相对的,为了跑量,凑积分,提升等级,很多骑手甚至自愿开启“全年无休”模式,形成“隐形强制加班”。送一份外卖并不简单,骑手同时被四座大山压迫:平台追求订单量,商家追求销量,物流追求收入,用户追求准时。 

所以有些快递骑手最终发现,自己受到的是无形约束:用户突如其来的差评让自己丢失动力、单次收入过少所以加班加点、无限的循环动作让自己自动忽略了城市的美景……

相关文章推荐

如今,无论是在公司加班到深夜,还是在家里追剧打游戏,饥肠辘辘的时候,人们早已习惯打开手机APP,叫上一份外卖。

加上近年来外卖行业蓬勃发展,网络订餐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人们的刚性需求,外卖小哥跑单的公里数连起来可以绕地球几圈。

点击蓝字标题,即可阅读《》。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